展会动态

人民网日本版--主页

日期:2021-03-31 13:44 作者:滚球体育

  日本《朝日新闻周刊AERA》2002年5月13日报道题:从摇篮到坟墓——影响日本人生活的“中国制造”

  如今,日本人的生活离开“中国制造”就无法成立。为了验证这种说法,笔者横穿中国大陆3500公里走访了中国的生产现场。中国是否已经构成威胁?本文将为您揭示一个真实的中国。

  “美国‘911’恐怖事件使我们工厂大量减产,受到沉重打击。在大家的努力下,我们已经实行了节电等15项举措以降低成本。”

  4月12日,日本婚纱业界最大企业“渡部婚纱会社”(京都市)的上海工厂召开了一年一度的员工大会。听着生产科代表作的年度报告,台上的渡部隆夫(61岁)社长不住点头。恐怖事件使该公司订货大减,一时危机感笼罩了整个企业,而上海工厂里的320名女员工以强烈的责任感积极协助工厂度过了难关。

  以论语哲学为经营理念的渡部社长在大会讲话中提到了“仁、孝、德”,吸引了台下的中国员工。工厂实行日本式的家族主义经营方法,这次每名员工都收到了200元的红包。如果说工厂是一个“大家族”,那么10人的生产小组就是其中的“小家庭”。据说每当临近发货期时工作繁忙,生产小组都会自发地在周末加班。

  工厂1994年投入生产,现在年产3万件婚纱。制作一件婚纱要经过10人的手,花费14小时。除了缝纫机外,都是手工作业。生产成本只有日本国内的1/10。

  这里的工人多为居住在附均年龄35岁的主妇,都是熟练的缝纫好手。据她们说,日本每10名新娘中就有1人身穿自己精心缝制的婚纱,这对工人们的劳动也是一大激励。

  记者来到了日本一家著名儿童车生产企业设在东菀的工厂。进入5万平方米的厂区,首先被空地上一个周长100米的椭圆圈所吸引了。据介绍,这里是用来推着童车步行200公里检验各项性能的场地。工厂只需花费每天10元的工钱就能雇到工人来进行这项检验工作。

  日产1000辆童车的该厂有员工325人,员工实行寄宿制,伙食全包,每月工资600元,较其它工厂偏低。

  从1992年到97年该公司在深圳尝试了来料加工生产,积累了经验。1997年,在东菀正式设立了工厂。从2000年夏起,该企业的生产已经全部转移到了中国。东菀工厂是100%的日资,而同时公司还在上海附近的昆山与中国企业合资建立了一家工厂,但最终获得收益的却是中方。

  公司常务董事柴田捷司认为:“中国厂商向日本大量出口商品的时代已经为时不远了。”作为对策,日本许多企业正在东南亚市场开拓市场。

  生鱼片是日本人最喜爱的食品之一。能够享受到不带鱼刺的生鱼片的日本人应该感谢中国水产加工厂中的女工们。因为这是她们每天花费8个小时用镊子将生鱼片中的鱼刺一根根夹出的结果。

  记者访问了辽宁省东港市的中日合资水产加工厂。工厂有1300名工人,大部分是近郊的20多岁的年轻女工。工厂总经理沈斌边看女工们工作边介绍道:“这是卫生第一的食品,许多工作非常累眼。”如果食品中有任何一块碎骨没有被剔除,就可能接到顾客投诉。但这里是中国,视力好的年轻人到处都是。“日本工厂里从事这种工作的多是老花眼的中老年人。在这点上我们占有优势。”

  日方副总经理世川洁也有相同看法:“与其是说因为工资低而选择了中国,不如说是从质量角度出发而选择了中国。”

  东港市加工的生鱼片等海鲜已经打进了日本的许多快餐连锁店和超市。这离不开中国女工的辛勤劳动。当记者询问她们“这种工作是否单调疲劳”时,一名女工答道:“完全没有感觉到,习惯了。每月能挣1300元,而且在卫生的车间工作,已经足以让同伴羡慕了。希望能一直在这里工作下去。”

  去年春,东芝公司将主要彩电生产线全部转移到了海外。辽宁大连的大连东芝电视厂的数字电视生产就是那时开始的。1996年工厂成立时,当时人们预测中国彩电市场将会排斥外国企业,于是东芝趁早在中国建立了面向中国市场的工厂。而现在,工厂的产品未能占领中国市场,大部分产品反而又出口到了日本。

  公司总经理松浦纯一在大连已经工作了一年,他坦率地表示:“虽然面向日本的出口非常顺利。但我们与其它日本公司一样,仍在为实现当初‘占领中国市场’的目标而奋斗。”

  中国彩电市场92%的份额为国产品牌所占据。国产品牌比日本品牌要便宜20%。日本的东芝、索尼和松下公司仍在为占领中国市场而苦战。

  1991年,日本手冢动画制作公司(东京)为寻求文化交流和廉价劳动力,在中国设立了“北京写乐美术艺术品”公司。迄今已经参与制作了“森林大帝”等动画片。现在公司正在进行“铁臂阿童木”的重新制作等工作。

  公司里的中国员工打扮都很时髦。日本指导员田中嘉(27岁)为指导工作,在近3年里已经来过中国十几次。

  当被问及中国动画的实力时,他说:“水平正在提高。但是如果放置不管的话,可能又走上大规模生产的路子,质量就难以保证。”

  据介绍,该公司员工的平均年龄仅为23岁。在电脑上给原画上色等较简单的作业基本上由中国员工完成。这是一项需要耐心的工作。

  朱近总经理说:“北京孩子缺乏耐心和体力,不能干久。这里能出人头地的多是外地人。”

  去年10月,日资深圳ATM(现金自动存取机)工厂投入生产。现在中国的ATM机多为取款机,还没有能同时存取款的ATM机。看到中国市场的潜力,日本ATM机厂商把目光瞄准了中国,希望借着2008年北京奥运的东风引入日本的产品。

  但一直到不久前,日本人都还不相信中国能生产由1万6000个零部件组成的ATM机。随着日本零部件厂商大量进入中国,ATM在中国的生产成为了可能。深圳周边地区集中了许多生产家电、复印机零件的厂商,中国也能生产精密仪器了。

  对此,日本“光荣工业”的中迁四郎董事长的心情却有些复杂:“我们必须着眼于未来进行生产。生产转向中国的结果是我们不得不关闭日本国内三家工厂中的一家。”

  天津一家造酒厂正在生产传统的“日本酒”。在位于葡萄酒厂一角的日本酒酿造工厂的负责人蒲郁停下手中的工作说道:“虽然没有喝过日本酒,但酒香诱人,口味应该不错。”

  这家工厂由中日合资建立。中方企业在与法国葡萄酒公司合资获得成功后,1995年与日本的“大石酒造会社”合作开始生产日本酒。

  大石博司社长表示:“日本酒面临销量停滞不前、后继无人的局面。从多个角度上来看,还是感到中国的未来更加光明。”

  最近推出的由100%无农药酒米酿造的“有机米酒”在日本上市,750毫升一瓶850日元(约合60元人民币),具有相当的价格竞争力。“正因为在中国生产成本低,才能挑战日本市场。等中国人更加富裕了,日本酒也能渗透进中国市场。”大石社长对中国市场寄予了厚望。

  真没想到能在中国看到这么种日本各地传统式样的墓碑。记者来到著名的石材加工基地——福建省惠安市崇武镇。这里集中有500家墓碑加工场。

  在日本的墓碑业界,中国廉价产品的进入打乱了原有的价格秩序。因此各公司纷纷转向中国从事生产。1997年在厦门设立了贸易会社的河田恭志社长说:“中国的魅力在于加工成本低廉、石料丰富。即使是把日本的高级石料运到中国加工后再出口也值。”在梁振川的工场里,印度、芬兰、瑞典产的高级石料堆积如山。

  1998年,河田社长率先将墓碑上的文字雕刻工作也交给了中方。由日方通过电子邮件将文字传给中方,中方通过电脑连接的打印机将文字打印出来。工场中负责刻字的小黄和小洪还专门到日本接受了8个月的专门学习。

  据介绍,中国生产的墓碑从接到订货到安放进日本的墓地只需要20天。(作者:清水胜彦、藤生明)

滚球体育